”中年人吃了一惊
陈维到达饮水站的时候,只看到一个白衣的女孩十分安静的抱着水晶球祈祷。她告诉他自己叫做孟雪。“我知道你是来找黎风的。”陈维十分诧异,孟雪举着水晶球给他看,告诉他自己从里面看到了什么。“他是个旅行者,而你,是个警察。你们都有不同的责任。”陈维想了想,说:“你是个巫女对吧?告诉我黎风去哪里了?”孟雪只是微笑。陈维感觉自己脚底下踩到了什么,仔细看原来是一只失去了血色的僵硬的手。埋在尸体上面的沙去了些,所以接下去他看到了死不瞑目的纽曼。“他死了。”陈维说,“这里究竟死了多少人?”孟雪道:“你可以自己感觉,闭上眼睛,你都能感觉到的,听听他们的声音吧。”陈维被她说的浑身发冷,道:“我不感觉这些的——你还没告诉我黎风在哪里。”孟雪完全不理会他的问题,只是自言自语道:“我以为他会给我自由的,怎么会这样,明明我看到了。”风更加的冷了,陈维紧了紧衣服,忽然发现一个巨大的影子朝自己移动过来。那是个缠着头巾的中年男子,带着高级的钻石防护面具,骑在褐色的机器骆驼上,走近了,瞧着陈维和孟雪两个人,居高临下道:“来自巴士拉的商人?那个是孟雪吧,老板等你很久了。”孟雪不回答,陈维看到自己脚边的行李,明白他是把自己当成了纽曼那一伙人,高声回答道:“带我们去见伯尔。”骆驼上的人轻蔑道:“你?你可以回去了,绿洲从来不欠任何人的货款。我只是来接孟雪的。”陈维铁了心,一把拉过孟雪,道:“我必须亲自跟伯尔交易。”中年人眉毛挑了挑,说:“你不够资格。”陈维道:“资格够不够,好像不是你来判断的。”中年人哼了一声,激光枪对准了陈维:“你是来捣乱的,任何人都不能违反绿洲的规矩。”轻轻的一声炸响,空气中爆出一股糊味儿,孟雪发现陈维倒在地上,腿上向外冒血。她轻轻的叫了一声,然后缓缓走到他跟前。“很疼吗?”陈维看着那个规则的圆形伤口,摇摇头,咬着牙道:“我要到绿洲去。”“给我一个理由。”陈维好一会儿才发现这句话来自孟雪,她挡在他面前,让中年人不能再瞄准。“孟雪,你走开!”中年人叫道。“给我一个理由,我可以带你到绿洲去。”陈维低声道:“我要去找黎风。”这句话让他很多年以后仍不明白是真是假。“我要带他一起到绿洲去。”孟雪回身,昂然道:“他是我的仆人,告诉你的老板,没有他我不能占卜。”中年人吃了一惊,在面罩里嘀咕了几句,又向他们道:“好吧,你们两个,跟我走!老板同意了。”孟雪便跟在他后面,陈维一瘸一拐,拖着自己的行李,刚走了几步,脚下的沙开始下陷起来。“是沙漠陷阱!”陈维惊叫道,不远处骆驼上的中年人回过身来,却是在笑。“妈妈的,我被设计了。”陈维最后这样想,沙土巨大的冲击力和腿上的剧痛让他失去了知觉。等他醒过来已经在一间豪华的客房里,腿上的伤口完好的包扎着,有白衣的护士过来给他送上食物和水。“有什么需要就按床头的呼叫器。”护士说,“我是3号,我会全权负责您在绿洲的生活。”绿洲?这里是绿洲?陈维向窗外看去,只看到一片绿色。这里无疑是个豪华的大城市,道路四通八达,人流熙熙攘攘。每天早上,有阳光照耀,傍晚,夕阳似火,夜,一轮明月。陈维住了好几天,没有发现这里跟生长的地方有什么不同,这里像极了毁灭之前的南城,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道路两旁,大楼的墙壁上,以及凡是可以有空间的地方都爬满了植物。其实这也是一种似曾相识,陈维想起自己小时候,母亲在傍晚讲的故事,那故事里面的天堂也就是这样子吧!他没想到有一天真会身临其境,到达母亲生前最想,却永远达不到的地方。可惜他也不能生活在这里,想起自己的任务,陈维下意识的寻找随身物品。微型电脑没有了,他烦闷的按呼叫器,不到半秒钟,3号出现。“你怎么来的这么快?”长相甜美的小护士笑了:“我就在隔壁待命,我是个机器人啊。”机器人?陈维想,他对机器人毫不陌生,自从政府颁布机器人代工法以来,人类就开始奴役各种各样的机器人,不过那些机器人,因为人类的偷懒省事,从来就没有被做成过这么以假乱真的样子。“我的微型电脑到哪里去了?”3号笑了一笑,说:“销毁了。”“什么?”“销毁了,绿洲不允许携带任何电子产品,如果您打算在这里生活下去,就不能带任何这类东西。”陈维有点烦躁的爬起来,虽然有些腿脚不便,但是行动没有多大障碍。3号关切道:“身体好些了吧?”“我……”陈维开口道,继而又发现不知道说什么,“我该到哪里去?”3号微笑,这个微笑让陈维发觉她的确是机器人……这个微笑太完美了,没有人类能这么完美的微笑的。3号说:“您可以住在这里,然后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”“然后呢?我要找到黎风,然后出去。”陈维说。3号温柔道:“那是不可以的。”绿洲的夜,安静。陈维靠在窗台上看远处的灯火,这个世界的景象因为太美好而显得不大真实。3号告诉他,这里是超空间。“这里是不存在于地球上的空间, 吉林十一选五是蓝可带你来的, 吉林11选5投注技巧他是领路人, 吉林11选5走势图任何想要到绿洲来的人, 吉林11选5彩票网都要通过蓝可制造的空间之门。”要是在以前,陈维肯定不会相信。但是在此之前他看过了桃花源。既然能有桃花源,为什么不能有绿洲?陈维又思考了一会,忽然笑了,仿佛一瞬间得到了新的生命,纵身从窗口爬出去,顺着窗外的管子溜到了地上。他已经消失在绿洲的黑夜里,3号才从房间深处走出来,完美的脸庞上带着一丝悲哀。“老板,他跑了。”她这样汇报道。陈维走在街上,差点被急驰而过的一辆红色车碰到。那车停下,里面探出一个小脑袋,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你不要命了?”陈维朝她挥挥手,钻进路边的草丛里。车里的女孩更加气愤,朝他的背影道:“怎么不遵守规则呢?”什么叫规则?陈维想,大概就是竟然有序的秩序吧。他在绿洲的大街上走了很久,这里的人和车都极有秩序,没有人因为看到他而惊讶。陈维感觉自己走进了一个空空荡荡的糖罐——周围不是没有,可还是孤独。绿洲的天空,也有几颗银色的星星。他的目标是最华丽的建筑,根据这几天的观察和跟3号对话,陈维判断伯尔一定住在那里。但是太远了,他感觉自己走不到那里就会累断了腿。路边有个出租车站,停着陈维只有在很小的时候才见过的那种老式出租车。陈维打开最前面一辆的车门,对里面的胖司机说:“带我去那边那个闪着黄灯的建筑。”胖司机拿出嘴里的牙签,还是含糊的问:“什么?”“黄色的灯!”陈维比划着。“那个最高的建筑。”胖司机听明白了,说:“那是老板住的地方,你不能去,我们谁都不能去,除非老板要见你。”陈维道:“是老板要见我。”胖司机十分怀疑,说:“你稍等,我要查证一下。”陈维没等他的大手按到对讲机的按钮上,便一拳打过去,接着扭住胖子的衣服把他从车里揪出来,胖子大声的喊疼,远处的皮鞋声越来越响,穿制服的警察高喊着:“住手!否则开枪了!”陈维置若罔闻,一脚踢中那个嗷嗷叫的胖司机,自己迅速的钻进车里。这种车他在母亲留下的书里看到过无数次,开起来虽不是驾轻就熟,也绝不像个新手。发动机的声音伴随着后面警察的枪声,让陈维觉得自己是在某个反应古代生活的电影里。——他疯狂的加速,超过路上的所有机车。那片灯火越来越近。发动机的声音不正常起来,陈维知道是被警察打中了。幸亏这里使用的并不是会爆炸的燃料,他的车速急剧减慢,车子擦中路边的栏杆,车身一歪,撞树。陈维豆子一样从车里蹦出来,再看周围全是警察。“不许动!”陈维双手高举,一个警察走近他,预测推荐掏出激光手铐。陈维趁其不备,一拳打中对方肚子,利索的夺过激光枪。“不要过来,否则我杀了他!”显然这一招没用,其他警察很快的射击,陈维准确的躲在那个被挟持的警察后面,想要退后。不料身前的靶子很快被击中,他惊讶的看着那警察的脑袋被打开了花。但没有血,只有精密的仪器和散落的零件——警察也是机器人。陈维向后一翻,一个跟头钻进不远处的树丛,这是他在后退之前早已看好的隐蔽物。绿洲过多的绿色植物给他提供了不小的便利,眼看警察在附近高呼着搜索,他伏地,一点也不敢动。那些警察没有发现他,去的远了,陈维手脚并用爬到一个垃圾桶后面。伯尔的住所很近了,他只等一个机会。这时有声音响起,开始很小,后来渐渐的吵起来。声音来自垃圾桶。陈维吃惊的看着那个巨大的垃圾桶里传来越拉越大的吵闹声,盖子上下乱动,好像即将喷发的火山,这是迄今为止他在绿洲碰到的最诡异的事情了。陈维忍不住,或者说有什么声音在冥冥中指引他,这吵闹的动静实在让他发疯。“当啷!”陈维踢了垃圾桶一脚,接着踩住边缘,一把掀开了盖子。里面钻出两个人来,其中一个满脸是土,笑容却温热。“特工先生,真高兴能在这里看见你啊!”黎风这样说道。机器警察的电筒照着空空的垃圾桶,纷乱的脚步,对讲机的声音。黎风静静的等着,虽然那光线时不时会晃到他的脸上,可没有人发现他。闭气法很管用,何况,他现在攀在一颗足有四层楼高的大树上。将近树顶。星辰和陈维在不远的地方攀着,不说话,只是瞪着对方。好久,不知过了多久,底下再没有脚步声,警察都走了。黎风掰了根树枝扔下去,以探虚实,等了一会儿,方才确定。双脚落地,黎风抖抖衣服。“你好啊,特工。”星辰听了这两个字,更是恶狠狠的瞪陈维,唯一的左眼发出光芒来。陈维感觉自己好像不该招来这样的恨意,便道:“我是特工没错,那这位是谁?”黎风顽皮的一笑,说:“说出来你也许会挺高兴,星辰,旋风队的首领,知道吧?”陈维当然知道,星辰是跟黎风不相上下的让国际谍报中心头疼的人物,或许抓到他比抓到黎风更有价值。可现在这个时刻,陈维感觉自己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红发独眼的青年就是星辰。一个黎风就已经够不好对付,他不愿再多一个敌人。“好,我是个特工,不过星辰,我不是为你来的,我也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威胁。”陈维说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卑不亢,“我的目标只有他。”这一招让星辰的眼睛转了个角度,黎风不喜欢被他这样瞪着,说:“你不用装酷,咱们现在是一条船。”他向陈维解释道:“我在说服他跟咱们一起去暗杀伯尔。”星辰低声道:“我不会帮你们。我只是想出去,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。”“是吗?我觉得你杀人应该还是有两下子的!”黎风过去拍星辰的肩膀,却被他狠狠拨开。“不至于吧!一起去吧。”黎风虽如此说,脚下开步便走。陈维跟在他后面。“他会跟上来吗?”黎风道:“当然,否则他去哪里?”伯尔的住所有很高而厚实的铁门。黎风和陈维对视一眼,陈维道:“怎么进去?”“你们不用白费功夫。”星辰从他们身后走过来,冷冷道,“咱们在他的地盘上,就像三只落入陷阱的动物。牙齿再尖利,也是会死的。”黎风道:“你会怕死吗?那你为什么不答应条件呢?”陈维插嘴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黎风道:“答应接受洗脑,以后永远生活在这里的条件。”那个白色屋子的四周墙壁忽然全部崩塌,冲出八个机器人将他和星辰手脚按住,戴上激光手铐和独特的头盔。接着黎风还是听见那个没有语气的声音:“经过检查,你们是暴徒。如果你们不同意接受洗脑,以后生活在这里的话,我们将在明天早上处决你们。”黎风瘪瘪嘴:“所以就是这样,我们是暴徒。而且,这个家伙当真是——喂,说你呢,你先拔掉那个机器人的电线的吧?我都怀疑你的手可以当剪刀用!”向陈维又道:“我们两个跑出来,在绿洲晃悠了好几天。街上这么多警察一定都是在找我们。”星辰道:“可咱们刚跑出来的时候,把门口那个机器巡警大卸八块的可是你。”黎风一笑,不再说什么,助跑了两步然后一跃,手脚并用爬到铁门上面,陈维看见他的背影越来越小,直到钻进一个小小的窗口。几分钟后,铁门发出轰隆的响声,缓缓打开。黎风站在门口,挽着袖子,微笑着说:“进来吧!”没想到如此金壁辉煌的建筑里面竟然没有任何家具。三个人走在裸露的地板上,一阵纳闷。黎风道:“我刚才爬进来,什么都没有看见,也许这里没有住人,伯尔那个老狐狸躲在别的地方。”陈维说:“我想这个地方是最隐蔽的,伯尔知道有咱们三个在绿洲里面,不会不做一点防范,他可能躲起来了。”“那好办,”星辰抱着双臂道:“现在一人一层,上去找。”他还没有说完,就已经由巨大的楼梯上去了,“我找最上面那层,一定要把那个家伙揪出来,叫他送我回去。”楼道里什么都没有。陈维真怀疑自己的眼睛。好像只有在南城那边见过这么简陋的地方。他恨不得大喊一嗓子。“阿维,你过来看,这里才是咱们的家。”忽然有这句话,让陈维不得不转过身,面前有个眉眼清秀的中年女子,向他伸着手。陈维觉得太阳穴锥刺一样的疼,再没有什么比这景象更让他惧怕的了。“你是谁?”女子微笑,说:“我是妈妈。”陈维吼道:“你不是!”“我是,”女子说,“我就是你的妈妈,我知道你也不曾忘了我。我们的家原来在城南的,你还记得吗?那个一打开窗户,就可以看到草地的屋子。”父亲和母亲分开了,五岁的自己还不能完全理解那意义。只知道自己跟妈妈住在一起,不跟父亲住。妈妈带着他来到一个简陋的屋子,里面什么家具也没有。“这里是城南,因为条件太差,很多人都搬走了。”妈妈说,“咱们没有钱,所以随便选一间屋子住吧。一楼,你喜欢吗?咱们找个一打开窗户就可以看见草地的屋子。”可惜越来越恶劣的气候已经让真正的草地消失了,第二天陈维打开窗子的时候,只看到外面有小小的一片人造草皮。“你不要担心,”妈妈说,“你看看外面,这里是地球,是咱们的家。虽然它现在病了,病的很重,但只要我们努力,它会变回来的,有一天,我们窗子外面就是真正的草皮了。”陈维听见自己的脑海里回响着那个声音。“那要等多久,妈妈?”“不需要太久,只要你肯等。”可是我没有等,陈维想,我听了父亲的话,现在我已经是个支持封闭的中坚分子。妈妈,我对不起你。母亲的灵魂近了,脸上还是和蔼的笑。“没关系,孩子,没关系,来的及。”陈维愧疚的看着母亲,让她把自己的头放在肩膀上,他开始伤心,开始感觉累。可是当屋顶上射下一人多宽的激光束,把他完全的罩在里面的时候,他却完全没有感觉。

 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,香港女星Twins钟欣潼[微博](阿娇)2018年12月登记结婚,嫁给“医界王阳明[微博]”赖弘国,没想到如今却惊传闪电离婚,婚姻仅维持短短不到2年,而其实从双方社交网站更新合照的频率,就能够嗅出婚变端倪。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内蒙古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